书香屋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王令的日常生活在线阅读 - 第33章:孙老爷子见王令

第33章:孙老爷子见王令

        就像是一场神奇的魔法,孙蓉不知道王令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感觉有一种大变活人的惊喜。

        她贪恋地嗅着少年身上的味道,感觉到了少年赶到这里后像是只慌乱的兔子般,到处寻找她的奔波味道。

        两人间的距离在此刻极近。

        王令感觉自己身上像是挂着一只树袋熊。

        他感觉着少女的心跳声,那心跳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在加速的那一瞬间以一种不可阻挡的态势倾倒下来,带的王令也开始加速。

        抱着王令的一瞬间,孙蓉感觉到自己整颗心仿佛都被填满了。

        每一次的出国学习、交流都会给她带来这样的感觉。

        身处异国他乡,同一个月亮底下。

        她曾无数次的期待着少年可以瞬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而王令,也拥有这样的能力。

        可惜的是,每当她许愿睁开眼时,眼前的月亮、场景永远没有新得变化。

        月亮还是那样,亮而孤独的悬挂在天际,自带一种和王令如出一撤般与世隔绝的气质。

        心中虽有遗憾可她从未在内心责怪过那木讷的少年。

        谁让她喜欢上的是那么一个木头。

        有了上面无数次的期待与落空后,此刻眼前忽然出现的惊喜让少女激动地瞬间红了眼眶。

        她就那么紧紧抱着年前的少年。

        长久的沉默后,她方才慢慢松开自己依旧有些微微颤动的双臂,开口说道:“这是你第一次,来接我。”

        “嗯。”

        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却又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温柔。

        在其他人的耳朵里这或许是一句不冷不淡地问候。

        可对孙蓉来说,哪怕少年只是用这最简单的方式回应着她,也是能暖到心坎儿里的万丈阳光。

        心中这样的激动。

        如果不是喜欢了一个人那么久,恐怕是很难体会的到的。

        孙蓉原以为只有自己会那么激动,但她还是强忍下来,没有让积蓄在眼眶里的眼泪滑落。

        可她愣是没想到此时的背后居然传来了一道略显粗犷的抽泣声。

        是一直侍候在她左右的林管家在哭。

        “林叔,你哭什么呀。”这一幕让孙蓉哭笑不得。

        “这……因为……我也激动啊……”

        林管家用白手绢不断擦拭着自己纵横而出的两道老泪。

        实话实说,他也是见证者孙蓉一路走过来的人。

        旁的人不理解这样的感情,可是老林还是懂一些的,更何况老林也是有故事的人。

        一方面是他见证着孙蓉一路辛酸的情感历程。

        看到少女扑上去将少年抱住的那一刻。

        突然之间心生感慨,感觉看到了一棵枯木逢春、新芽初生的感觉。

        他为孙蓉的努力和坚持而感动。

        第一次有了,熬了那么多年,总算没有白费的感慨……

        另一方面,也是年轻人之间的情感实在太美好。

        让老林睹景思人,想到了许多往事。

        这两种情绪的交织之下,一下子就让林管家忍不住眼泪决堤。

        笑声会传染,眼泪也会传染。

        看到林管家哭得如此忘我,孙蓉原本憋回去的眼泪又再度开始打转起来。

        王令其实也没想到,林管家是个那么感性的人。

        而且一哭起来就有点止不住。

        “林叔,别哭了……”孙蓉安慰着。

        “可是我,忍不住嘛……”

        林管家哇了一声,哭得更大声了。

        成年人的情绪一旦到点儿以后释放出来,有时候就是那么难以收回的。

        这一点,其实王令也不是不能理解。

        可谁能想到一个道行千年,为花果水帘集团鞠躬尽瘁效力了那么久,本该充满了定力的老干部,居然在此刻像是林妹妹一样哭得梨花带雨。

        这一幕让孙蓉又想哭又想笑:“林叔……真别哭了,照理说也该是你来安慰我呀。怎么就变成我安慰你了呢。”

        ……

        林管家足足哭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一边哭着一边来到停车场,又在轿车里哭了差不多十分钟才止住泪水。

        “啊,抱歉啊大小姐,王令先生。是老夫失态了。”林管家道歉道。

        “……”王令。

        孙蓉在后排和王令一起落座,她将脑袋枕在王令的肩膀上:“行了林叔,快开车。先把令令送回去。”

        “我刚刚没丢人吧?”

        “林叔您哭得跟鬼似得,倒还真没人能认出你。”孙蓉笑。

        林管家将车子发动,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哦对了小姐,我想起来了。老爷子说,请王令先生一起去吃个便饭。在水帘洞山庄那里,他已经清场点好菜了。”

        “怎么这么突然?”孙蓉问。

        “还行吧……老爷为这事儿其实筹备了很久,也不算突然。”林管家说。

        “啊?”

        “现在咱们集团所有的车子都装有针对王令先生的检测装置,只要王令先生一出现,大老爷那边马上就有信号。”

        林管家叹息道:“说起来,老爷子也是王令先生的忠实粉丝了。十年老粉,不请自来的那种。”

        王令、孙蓉:“……”

        “怎么样,王令。你去不去呀,不去的话,也没关系的。爷爷就是想当面见见你,但其实一直没机会。”这时,孙蓉说道。

        她觉得这件事还是要征求下王令的意见比较好。

        王令还没开口。

        这时,林管家先一步插话道:“王先生,听说老爷今天特意请了三十个特级面点师,专门现场油炸干脆面。不去的话,实在是血亏。”

        “去……”

        这时,王令乖巧地端坐在后座上回答道。

        其实他也没说自己不去。

        他是那种见了干脆面就走不动道儿的人吗?

        只是,王令没想到孙老爷子为了见自己一面居然舍得下这样的血本。

        心里面一时之间有些感动,才不得不答应。

        他王令,是那种见了干脆面就走不动道儿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