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王令的日常生活在线阅读 - 第28章:战门冬令营恋爱纪事(四)

第28章:战门冬令营恋爱纪事(四)

        王令其实没想到自己玩了一晚上“翻滚吧蓉宝宝”的游戏居然会被发现。

        当孙蓉把他翻面转过来的时候,两人的气息交叠交杂在一起。

        自己看了一晚上的,孙蓉的脸,在这一刻陡然放大。

        直到这时王令才惊觉发现他和孙蓉离得极近,额头几乎快要挨到一起了。

        他看到少女闭着眼,脸颊上泛起的微红煞是好看。

        她像是在期待什么似得。

        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王令觉得自己心跳加速。

        为了不让自己出现上次和小礼堂一样的反应,他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冲动。

        他觉得这时候的自己变得有些不正常。

        不知道为什么。

        就在他的内心深处,仿佛存放着一只呼之欲出的小野兽,令他陡然产生了一种将少女回抱住的冲动。

        然而,就在这个念头产生的一瞬间。

        那只奔跑中的野兽陡然被一座铁牢紧紧锁住。

        很快,王令脑海中再度变得一片空白,竟是什么样的念头都没有了。

        一道眼泪不自觉地从王令的眼角边滑落,滴落在睡袋上。

        “不用那么勉强自己的,王令……”此时,少女睁开眼。

        她温柔地笑了笑,旋即张开手臂,感觉自己像是一只护着鸡仔的老母亲,连着睡袋将近在咫尺的少年整个紧紧的环抱住。

        随后,轻声安慰道:“我在呢,不用怕。”

        心牢发动的时候,会强制剥离掉一切的情绪、情感。

        这一点,孙蓉心如明镜。

        虽然符篆解锁了王令的情绪,可那只是表面,想要根除……还是得彻底打开心牢的大门才行。

        此时,她抱着王令,能明显地感觉到少年的彷徨与无措。

        每一次心牢发动过后,那种近乎于失忆般的空白感,甚至会激发出一种自然的恐惧。

        这副样子让孙蓉心疼坏了。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只能像这样,紧紧地将王令拥着。

        告诉他,自己还在。

        告诉他,自己不会走。

        同时,她也在内心责怪着自己。

        果然……

        现在就到那一步,还太早了。

        尽管,她的内心是无比地渴望着这一道。

        世纪之吻。

        “终究,还是我太着急了啊。”

        内心无奈地苦笑了一声,少女不由得将少年抱得更紧。

        她知道,这样的事,是急不得的。

        至少现在,她能够像这样紧紧地将少年拥住,而王令本身也没有任何的排斥。

        这几乎已经是现阶段,最好的结果了。

        这件事若是放在从前。

        孙蓉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黎明时分。

        当微光透过帐篷的缝隙照打下来,落在少年少女的面颊上。

        只是最简单的拥抱。

        也是,最简单的幸福。

        因为难得,所以珍贵。

        她期待着有那么一天。

        王令可以彻底打破枷锁,打开心扉,就像现在这样主动拥抱着她、吻着她……

        “我会等着你的,王令。”此时,孙蓉内心甜甜的想着。

        事实上,在孙蓉拥抱着王令的那一瞬间。

        王令心中因为“心牢”而产生的空白感,仿佛就在顷刻之间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

        那种不安的感觉消失,包括那种因为头脑的瞬间空白而产生的淡淡颤栗感,也都消失不见。

        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充实,是一种……高兴。

        以往的王令从不知道恐惧为何物。

        可现在,他竟发现自己仿佛也有了害怕的东西。

        他太害怕有一天,少女会像这样,消失在他眼前。

        甚至害怕有一天,总是会突然变得一片空白的大脑里,会忘却有关少女的一切……

        这时候,孙蓉拥着他。

        告诉自己,她还在。

        简简单单的承诺,却给了王令莫大的宽慰感。

        ……

        冬令营第二天,今天官方组织的活动是到玉峰山山顶看“雪极”。

        “雪极”是一种修真界的自然现象。

        当生成时天空会出现一道粉白色的流光,将整座玉峰山的白雪都渲染成甜蜜的粉红色。

        雪极产生的原因多种多样,只在正午时分,阳光最炽烈的时候会有概率出现。

        而玉峰山的雪极是出了名的。

        战宗预测了今年这个时段,玉峰山出现雪极的概率将达到峰值,最高有8成多的概率。

        因此早早的便将战门冬令营的位置,选在了这里。

        尽管帐篷里的两人心照不宣的都想再腻歪一会儿。

        不过大部队的活动,终究还是要参与的。

        王令率先换上了衣服,拉开了帐篷的帘子。

        然后他看到,帐篷外头,周子异、陈超两人正蹲在门口,一脸鬼鬼祟祟的看着他的方向。

        “你说,昨天晚上,令子和蓉蓉成了没啊?”

        “不好说……太安静了。而且帐篷很明显,没有产生震动。”

        “算了,这种事还得两个人都做好准备才可以。”

        “也是。”周子异点点头,苦笑了一声:“不过今年的进展算是顺利了,至少两个人在帐篷里独处了一晚上啊!往年哪有这种事。”

        “……”

        王令走过去,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似得,扫了两人一眼,淡淡地道了一声早。

        正准备去蓄水处那边去洗漱,刚准备掏出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牙具时,结果这时候忽然周子异喊了一嗓子:“——且慢!”

        王令被这一嗓子喊得怔住。

        回过头,却见周子异一脸笑嘻嘻地将一只崭新的牙杯递了上来。

        他愕然发现,这牙杯上竟然印着他和孙蓉昨天晚上玩剧本杀时的照片。

        照片里,少女笑得温柔如兰,将脑袋轻轻枕在了他的肩膀上。

        王令记得,昨晚在玩游戏的时候,孙蓉是有那么几次靠在过自己的肩膀上。

        但那只是,很短暂的动作而已。

        王令完全没想到,这张照片竟然会被周子异偷偷抓拍和记录下来。

        他脸上看着古井无波,甚至在心里还暗骂了一声周子异的幼稚行为。

        不过他看着这张照片,心中却是越看越喜欢。

        这是一只,十分具有纪念意义的杯子。

        王令将杯子收下后,没有直接用,还是用了自己带来的那只杯子。

        倒不是因为害羞什么的。

        只是因为太过珍视了。

        心中有点。

        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