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武命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一章 不一样了

第六百七十一章 不一样了

        目送贾蓉虽然不算高大,却相当壮实的离去背影,贾母满心复杂忍不住叹了口气。

        本来,想借机敲打一下这小子,让他知晓尊敬长辈。

        没想到,三两句话贾蓉就反客为主,直接将宗祠会议商量的一些事情,在荣庆堂当场确定下来。

        就是贾母本身,也不得不捏着鼻子答应,准备动用老关系帮儿子政二老爷解决仕途上的麻烦。

        至于王夫人和贾珠母子,完全被蓉哥儿用话给拿捏住了。

        这小子,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如此厉害?

        贾母毕竟经历得多,很多事情就是没有亲身经历也有所耳闻,只是稍稍琢磨就弄清楚了状况。

        看来,宁府是要发达了!

        好在,这小子短时间内不会进入官场,又是贾氏一族族长身份,很可能子孙更加繁茂的荣府率先得利。

        想到这里,心中就不由有些得意,看向一直端坐不哼声的赵老夫人,眼神里满满都是优越。

        宁府出了麒麟儿又如何?

        从宗族眼下的安排来看,荣府将是最大的受益方。

        政二老爷就不说了,琏二进入户部不说铁板钉钉,估摸着不会有多少差池。

        话说,贾母确实够狠心,也够偏心的。

        答应利用老关系,帮助政二老爷解决仕途上的麻烦,至于琏二则没有任何表示。

        当然,她有任性的资本,琏二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至于贾珠,这厮还不服气,打算按照贾蓉指点的模式考试之法,真的在元宵节后尝试一番。

        看他说话时候底气十足的架势,显然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起码比真正的春闱要轻松。

        咳咳,只能说这厮太过天真了。

        虽然贾蓉没打算弄什么恶心环境,可贾珠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怎么可能受得了考棚的环境?

        到时候,叫他吃吃苦头,知晓春闱会试不是说着玩的。

        尽管不是很看好这厮的未来,不过贾珠若是真的能在科举之上有所表现,对于京城贾氏宗族来说自然也是好事。

        就算到时候,宗族出动大量资源的好处,大部分都让荣府得了去都无所谓。

        眼下的宁荣二府,最关键的事情是重振声势。

        只要声势起来了,重新进入了勋贵集团的核心圈,眼下损失的一些利益,到时候能够成百上千倍的找回来。

        就是不清楚,两府到底有多少人明白这个道理?

        等宴席结束,贾蓉带着满身酒气的贾蔷,直接到了族学这边修整。

        族学这里,已经成为了贾蓉最主要的据点了。

        除了在宁府处理一些事务之外,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窝在族学这里的。

        没办法,放眼宁荣二府掌握的资源,只有族学这里才能被他彻底控制,其余地方都不行。

        辈分小就是这点不好!

        索性,不管是宁府长辈还是荣府核心,都对族学没什么兴趣,任由贾蓉折腾。

        只要不折腾出什么丑闻,其他的事情也就放任自流了。

        开玩笑,贾蓉脑子进水了才会胡乱在族学折腾。

        他坐镇族学,反而让族学原本混乱的教学秩序,迅速得到调整并且恢复正常。

        起码那几位从外头聘请的先生,并没有遇到族学学生刁难的事情。

        说起来也真是搞笑,族学学生的成绩一塌糊涂,可一个个却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

        按他们的说法,他们都是宁荣二公的后人,身份地位不一般的存在,什么样的先生才能有资格教导他们?

        这也是之前的族学,沦落到只有贾代儒一个先生的原因之一,学生实在太过顽劣。

        但凡对科举还没失去想法的先生,哪个受得了族学学生的傻比傲气?

        贾蓉作为贾氏宗族族长,亲自坐镇族学。

        找到几个特别顽劣的立了典型,不是一顿暴打就是直接开除族学,一下子就让那些学生老实了。

        不说被修理或者开除,让学生家长脸上无光。

        单单就是宗族眼下的气象,显然是有大力扶持族学的迹象,这时候被开除退学,绝对是重大损失。

        更别说,贾蓉在宗祠会议上说得明明白白,已经有几位族学学生拥有参加童生试的实力。

        这说明什么?

        族学的教学水平提升很快,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另外,随着族学环境的好转,已经开始冒头的尖子生们,也是不会允许那些差生影响到他们的学习和前程的。

        眼下的社会环境就是如此,读书有时候就等同于前程,没谁敢于无视的。

        加上文武逐渐分流,族学已然显现出了不一般的气象。

        在族学这里,贾蓉特意给自己弄了一间单独办公室。

        很多时候,贾蓉都是窝在单独的办公室处理事务,顺便和前来拜访的族人聊天说事。

        不管如何,他都不想自己的举动,影响到族学先生的正常授课,影响了学生们的学业进度。

        贾蔷是这里的常客,这厮根本就无心学业,却被贾蓉整天约束在族学不得外出。

        没办法,他要么待在贾蓉的办公室看杂书史料,增长见闻提升自己的眼界;要么就是在族学几处教舍来回巡视,做那被学生们诟病的教导巡查。

        当然,因为武课的缘故,族学的面积又扩大了一些,有一个小型练武场,也可以在学生上课的时候练一练骑术。

        进了办公室,贾蔷熟门熟路的给自己啪嚓,找了一盒子点心放在茶几上,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

        身上的酒气十分浓烈,很快就将整间办公室都熏染上了酒水气味。

        “小小年纪喝那么多干什么?”

        贾蓉没好气道:“小心以后长不高!”

        话说,都逼近十四岁,贾蓉的身高达到了一米六二,可贾蔷却是勉强达到了一米五三。

        这还是贾蔷这厮最近开始练习打马球,身高开始飞窜的缘故,不然怕是要比贾蓉矮上近一个脑袋。

        “蓉哥儿,我实在是高兴,就多喝了几杯!”

        贾蔷不以为意,嘿嘿笑道:“你是没看到,那帮族人的嘴脸,说话又好听实在没忍住就多喝了几杯,以后会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