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之快意人生在线阅读 - 第561章 心动

第561章 心动

        “瞧你说的,我这不是跟你开个玩笑嘛!”

        秦淮茹脸色一变,有些难堪地开口说道。

        想她秦淮茹,自从嫁给贾东旭住进四合院以后,何曾有让人这么嫌弃过?

        就算是院里最精明狡猾的许大茂,还有院里最混不吝的傻柱,哪个不是在她面前流着哈喇子,被她耍的团团转啊?

        没想到,这个林铁牛居然会那么难搞,简直就是油盐不进。

        这...

        这可怎么办才好?

        难不成,真的要白白让他占便宜吗?

        “哼!开玩笑?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秦姐,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一定能够听懂我说的意思,这种事我不希望还有下次了!”

        林铁牛轻哼一声,有些不爽地说道。

        对于秦淮茹这样颇有心计的女人,就得要简单粗暴一点才行,否则,但凡有那么一丁点机会,她就能顺着杆往上爬,然后直接反客为主。

        “嗯!”

        秦淮茹闻言,心里顿时感到一阵委屈,眼眶里也泛起了一抹晶莹。

        我的命怎么会那么苦啊!

        好不容易嫁到这城里来,男人却这么快就没了!

        这大半年以来,我一个人既要工作赚钱养家,还得要防着厂里院里的老少爷们占我的便宜,我容易吗我?

        而且,家里那个恶婆婆,不仅一点忙都帮不上,还总是没事找事地欺负我,要不是担心会弄丢工作,我还真想不伺候了我!

        还有,棒梗他怎么会那么不懂事,偷什么东西不好,非得要偷厂里的东西出去卖,还让林铁牛这孙贼给拿捏住了!

        棒梗啊棒梗,你知不知道,你真是把你妈我给害惨了!

        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不肖子?

        此刻,秦淮茹心里越想越是委屈,越想越是气愤,恨不得当场把棒梗给暴打一顿,甚至还想干脆就撒手不管。

        可是,最终她还是没能狠得下这个心。

        不管怎么说,棒梗也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更是她后半辈子的依靠,即便是把她害得再惨,她都得含泪把苦咽下去。

        “秦姐,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像你这样的女人,迟早有一天都是要让人给占便宜的,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我,以我的长相,你也不会吃亏!”

        话说,,,..版。】

        林铁牛看到秦淮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眉头微微一皱,沉声开口说道。

        秦淮茹闻言,顿时有些愕然地抬起头看了林铁牛一眼,然后又有些默然地低下头去。

        虽然林铁牛说的有些过分,可是她也明白林铁牛说得有道理,像她这样长得有几分姿色,又没了男人的寡妇,迟早有一天都是会让人给祸祸了的。

        对此,她也早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否则她也不会在生完小槐花之后,就偷偷跑去上了环,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而且,林铁牛长得也确实很俊,看得让她也有些心动,不然,她也不会那么容易就答应林铁牛的要求,更不会想到嫁给林铁牛的主意,真要论起来,她也不算是很吃亏。

        之所以会那么纠结,最主要还是因为她心里明白,一旦自己跟林铁牛发生了关系,那以后可就彻底没办法再回头了。

        “秦姐,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吧!最迟在明天下班之前,你得要给我一个答复,不然,我不说你也懂的!”

        林铁牛看到秦淮茹没有吭声,也没有兴趣再跟秦淮茹磨蹭下去,直接摆了摆手说道。

        “嗯,那我先回去了!”

        秦淮茹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再努力争取一下,可是她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选择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说完,她便缓缓转身走了出去。

        林铁牛站在办公室里,一脸平静地目送着秦淮茹离开,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再怎么说,他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穿越者,以后更是要留下自己的家族,要是连一个原本属于自己的女人都要送给别人,那岂不是活得太过憋屈了吗?

        因此,不管怎么样,他都得想办法把秦淮茹给拿下。

        另外,考虑到秦淮茹这辈子估计都不太可能抛弃她那些孩子,他也不打算让秦淮茹帮他生孩子,最多也就是看在他们的亲密关系上面,给秦淮茹出点主意,再提供一些物资,让她能够管教好自己的孩子。

        至于说秦淮茹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就看她自己怎么选择了。

        如果秦淮茹实在是没救了,那他也不介意让秦淮茹继续过那种苦日子,反正只要人是他的就行。

        不久后,下班时间到了。

        林铁牛在巡视了一遍食堂之后,很快就锁上了办公室,骑着新买的自行车回到了四合院里。

        这一次,他并没有从后门回家,而是从四合院的大门进去。

        毕竟,现在有了自行车,还得要让院里的人知道才行,省得让某些有心人怀疑自行车的来路,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刚一走进前院,他便看到了在家门口熘达的阎埠贵。

        阎埠贵看到林铁牛推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进来,勐地愣了一下,然后急忙走上前去问道:“林铁牛,你买自行车了?”

        “对啊!今天刚买的!您看这钢印都热乎着呢!”

        林铁牛呵呵笑着点头说道。

        “你不是刚从部队里回来吗?怎么突然就有票买自行车了?难道你是去鸽子市偷偷跟人买的?”

        阎埠贵瞥了一眼那个钢印,满脸狐疑地问道。

        “哎,三大爷,什么叫偷偷跟人买的!您可别瞎说啊!这自行车票可是我们厂的李副厂长奖励给我的!”

        林铁牛眼睛一瞪,一脸不满地说道。

        “你们厂长奖励给你的?”

        阎埠贵闻言顿时有些傻眼,然后心里感到一阵羡慕和嫉妒。

        特么的,我怎么就没碰上这么好的领导呢?

        “对啊!不信的话,您可以去问我们食堂的人,他们都知道这件事!”

        林铁牛点了点头,有些没好气地说道。

        “没有,没有,我没有不信!话说你这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能让你们厂长给你一张自行车票当奖励!”

        阎埠贵闻言急忙摆了摆手,然后有些好奇地问道。

        “害,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是给领导做了一顿饭!”

        林铁牛眉头一挑,呵呵笑着说道。

        “就只是做了一顿饭?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阎埠贵微微一愣,然后满脸诧异地问道。

        “真是的,这事我骗你干吗?三大爷,您要是实在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您接着熘达吧!我得要回去做饭了!”

        林铁牛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说完,他便直接推着自行车走了。

        “哎...我话还没说完呢!真是的,这小子一点都不知道尊重我这个三大爷,以后有机会得让他长点教训才行!”

        阎埠贵见状,顿时就感到有些不爽,然后盯着林铁牛的背影,滴咕了几句。

        这时候,他还不知道林铁牛已经当上了轧钢厂的食堂主任,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他就不敢再这么想了。

        虽然声音比较小,可是林铁牛还是很清楚地听到了阎埠贵的话,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对于阎埠贵这样爱占小便宜,整天算计着自家孩子的人,他随便一想都有几百种方法让阎埠贵吃瘪,只不过是没有那个必要而已。

        要是阎埠贵真的那么不识趣,敢来教训他,那他也不会客气。

        心思转动间,他便已经推着自行车走进了中院,同时也看到了在水槽旁边卖力洗着衣服的秦淮茹。

        秦淮茹听到动静抬头一看,看到林铁牛推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回来,顿时就感到一阵疑惑。

        这小子哪来的票和钱去买自行车啊?

        难道这自行车是他跟人借的?

        正当她心里不断猜测着的时候,林铁牛也已经推着自行车走到她的面前,然后轻声笑着打了个招呼。

        “秦姐,忙着呢?”

        “嗯,你这车?”

        秦淮茹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尝试着问道。

        “哦,这车是我今天刚买的。”

        林铁牛眉头一挑,呵呵笑着回答道。

        “这车是你买的?你之前不是说身上没钱了吗?怎么还会有钱买车?还有,你这买车的票是哪来的?”

        秦淮茹心里一跳,然后瞪大眼睛问道。

        “对啊!我是没钱了,可是我没钱不会跟人借吗?还有这票是李副厂长奖励给我的,你随便在食堂里找个人问都知道。”

        林铁牛点了点头,有些得意地笑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

        秦淮茹闻言,有些恍然地喃喃说道,心里面感到一阵酸涩。

        这小子的命也太好了吧!

        怎么我就没能碰上这么好的事情呢?

        “秦姐,你要是跟了我,以后想要用车就直说,我一定会把车借给你的。”

        林铁牛微微一笑,凑到秦淮茹的耳边低声说道。

        说完,他也不管秦淮茹是个什么反应,直接就推着自行车走了,省得让贾张氏看到,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秦淮茹听到林铁牛的话语,又感受到林铁牛呼出的热气,心里忍不住勐地颤动了一下,耳根处也飘荡起一抹晕红,看起来十分动人。

        随后,她顾不上细细琢磨这其中的好处,急忙扭头看了一眼自家门窗,发现贾张氏并没有朝这边偷看之后,她才微微松了口气,心思也重新回到林铁牛刚才说的话语中。

        虽然她知道自己不可能经常跟林铁牛借自行车,可是再怎么样也比没得借要好多了。

        而且,这么一来,她以后就不用再心疼回娘家的车费了,完全可以骑着自行车回去,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大好事。

        想到其中的种种好处,她心里的抗拒一下子就减少了许多,再加上刚才那一番亲密接触,她发现自己居然微微有些心动不已。

        “哦,这车是我今天刚买的。”

        林铁牛眉头一挑,呵呵笑着回答道。

        “这车是你买的?你之前不是说身上没钱了吗?怎么还会有钱买车?还有,你这买车的票是哪来的?”

        秦淮茹心里一跳,然后瞪大眼睛问道。

        “对啊!我是没钱了,可是我没钱不会跟人借吗?还有这票是李副厂长奖励给我的,你随便在食堂里找个人问都知道。”

        林铁牛点了点头,有些得意地笑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

        秦淮茹闻言,有些恍然地喃喃说道,心里面感到一阵酸涩。

        这小子的命也太好了吧!

        怎么我就没能碰上这么好的事情呢?

        “秦姐,你要是跟了我,以后想要用车就直说,我一定会把车借给你的。”

        林铁牛微微一笑,凑到秦淮茹的耳边低声说道。

        说完,他也不管秦淮茹是个什么反应,直接就推着自行车走了,省得让贾张氏看到,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秦淮茹听到林铁牛的话语,又感受到林铁牛呼出的热气,心里忍不住勐地颤动了一下,耳根处也飘荡起一抹晕红,看起来十分动人。

        随后,她顾不上细细琢磨这其中的好处,急忙扭头看了一眼自家门窗,发现贾张氏并没有朝这边偷看之后,她才微微松了口气,心思也重新回到林铁牛刚才说的话语中。

        虽然她知道自己不可能经常跟林铁牛借自行车,可是再怎么样也比没得借要好多了。

        而且,这么一来,她以后就不用再心疼回娘家的车费了,完全可以骑着自行车回去,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大好事。

        想到其中的种种好处,她心里的抗拒一下子就减少了许多,再加上刚才那一番亲密接触,她发现自己居然微微有些心动不已。

        “哦,这车是我今天刚买的。”

        林铁牛眉头一挑,呵呵笑着回答道。

        “这车是你买的?你之前不是说身上没钱了吗?怎么还会有钱买车?还有,你这买车的票是哪来的?”

        秦淮茹心里一跳,然后瞪大眼睛问道。

        “对啊!我是没钱了,可是我没钱不会跟人借吗?还有这票是李副厂长奖励给我的,你随便在食堂里找个人问都知道。”

        林铁牛点了点头,有些得意地笑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

        秦淮茹闻言,有些恍然地喃喃说道,心里面感到一阵酸涩。

        这小子的命也太好了吧!

        怎么我就没能碰上这么好的事情呢?

        /62/62946/20974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