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在线阅读 - 第1335章 他说爱吃酸

第1335章 他说爱吃酸

        怎么会这么多巧合呢?

        她望着他,想起他说她身上的伤疤以及身上的损伤,心里莫名的一阵揪痛。

        后来他再进厨房,她情不自禁的跟过去。

        傅衍夜看她,她有点拘谨的双手放在背后,轻声问:“请问,可以参观吗?”

        “求之不得。”

        他黑眸望着她,浅浅一声,随即便开始继续煮饭。

        其实可以把请问去掉。

        可是,她以前好像就小心翼翼的。

        是习惯吗?

        傅衍夜心里默默地想着,手上的活却没慢。

        卓简发现他煮饭好像挺厉害的,忍不住又去看他。

        看上去这么威风凛凛又黑暗无情的人,他好像应该坐在一张很大的办公桌后面,一个大班椅里,冷酷的指点江山,而不是在这里煮饭。

        可是他正在煮饭,而且还煮的这么得心应手。

        连她都自愧不如。

        她不会煮饭,难得下厨房,火都不会开。

        不过幸好,没人叫她煮饭。

        傅衍夜感觉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有心情煮饭了,再看旁边盯着自己的人,问道:“我脸上有东西?”

        卓简摇了摇头,然后退到了旁边,双手抵着后面的桌台,继续看着。

        他手也挺好看的。

        再看他就发现,他其实真的很不赖,只是可惜了,人太不通人情,哪有因为别人的妻子长的跟自己的像,就把别人的妻子绑了来做自己妻子的?

        简直太可恶了。

        卓简刚刚因为他会煮饭升起的那一点点的好感,又消失不见。

        她坐在餐桌前的椅子里,发现连同这儿的椅子质感都很好,甚至可以跟她城堡里的相提并论了。

        她城堡里的一切都是皇室的感觉,管家说那里的一桌一椅都是少爷亲自挑选,都是高价得,世上只此一套的,就如,就如她,是世间唯一,唯一能让他们少爷动心的那一个,别处没有。

        别处没有吗?

        那么这栋房子里到处摆着的女人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呢?

        她的脑子里又陷入了混沌。

        她觉得自己好像随时都要掉入黑暗的深渊里,里面乱七八糟的什么鬼怪都有。

        她不知道自己是谁。

        其实她本来是很坚定的。

        她从没怀疑过。

        因为那个人待她实在是太好了。

        很快,傅衍夜将四菜一汤端上桌,然后问她:“平时爱吃什么?”

        “你妻子爱吃什么?”

        她反问了声。

        傅衍夜看着她,微微一笑,倒酒的时候说了句:“爱吃酸。”

        “爱吃酸?”

        卓简好奇的看他。

        “嗯。”

        傅衍夜帮她也倒了一杯,然后问她:“还喝红酒吗?”

        “偶尔。”

        她回,但是傅衍夜端起红酒的时候,她礼节性的端起来跟他轻轻一碰,然后闻了闻杯子里的红酒,确定品质不错后才小口摄入。

        傅衍夜望着她,又忍不住笑了下:“谁教你品酒?”

        “城堡里的管家。”

        卓简回他。

        傅衍夜听后点了下头,问她:“还教了你什么?”

        “很多啊,包括拿刀叉。”

        卓简就这么被他带动着聊了起来。

        傅衍夜觉得他们好久没聊天,眼里越来越浓烈的感情快要漫出来,然后便只得端起酒杯喝酒掩饰。

        卓简望着他喝酒时候的模样,无意间看到他的颈上,哦,他的喉结好大,好,性感?

        还有他的下颚线,也好分明。

        卓简再往上看,然后很快的垂下眸,她忍不住质问自己在干嘛?

        他再好也好不过自己的老公。

        何况,他还极有可能会成为杀人犯的。

        瑞斯没死这件事,叫她对他的芥蒂少了很多。

        “当时为什么网上说瑞斯死了?”

        “那要问他了。”

        傅衍夜说。

        卓简:“……”

        “你以为你很了解他?”

        “倒也不是。”

        说到此处,她又端起酒来抿了口。

        她只是无条件的信任而已。

        毕竟他们是夫妻。

        她想,她的丈夫,定然是她很喜欢的,所以,怎么会有错呢?

        “下雪了。”

        傅衍夜又说了声。

        “嗯?”

        傅衍夜没说话,只是看向外面。

        她忍不住转眼朝着外面看去。

        可是她什么都看不见。

        傅衍夜离开了一下,她去了窗边。

        的确是下雪了。

        不久,她感觉眼前一阵不适,然后一副眼镜挂在了她的鼻梁上。

        傅衍夜帮她亲自戴上,从她身后。

        然后玻幕里,他扶着她的肩膀望着她。

        卓简的内心哐当一声,她紧绷的立在那里,许久发不出一点声音。

        “合适吗?”

        他轻声问。

        “嗯?”

        卓简没回过神。

        “眼镜本身,以及眼镜的度数。”

        他提醒。

        卓简看着清楚的雪夜,答应:“嗯,很合适。”

        “如我们一样。”

        傅衍夜握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

        卓简怀疑自己听错,从玻幕里认真看着他。

        “简简,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了。”

        他的手从她的肩膀,下滑到她的手腕,然后牵住了她的手。

        他垂着眸,久久的没有再抬起来。

        卓简从玻幕里没办法分辨他的心思,他的脸被挡住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想要落泪。

        他,还是把她当那个人。

        感觉着自己的手被他缠着,她不适的,试图把手抽出来,可是才刚一动,便被他握着抱了起来。

        他贴着她的后背,弓着腰才能下巴抵着她的肩膀上,没有话语,只是默默地侧脸埋在她的颈上。

        他的呼吸特别烫,烫到她觉得不适,可是又无法挣脱。

        她感觉到好像有些湿漉漉的,在她的颈上,她想转头去看,却什么都没看到,又被他强行的抱的更紧了些。

        她低头,眼镜框从鼻梁上掉下一些,顿时什么都看不清了,她低哑的嗓音:“傅先生。”

        傅先生?

        他失笑。

        原本所有悲伤的情绪,被她轻轻三个字都给抹掉。

        他笑着低哑的嗓音告诉她:“你以前爱叫我夜少。”

        “……”

        以前?

        那个女人啊。

        “后来喜欢直呼我的名字,很少喜欢叫我老公,除非是在……”

        他甚至觉得,如今她这么单纯的眼神在他怀里,他说那些话都是对她的不尊重。

        可是以前,他最爱逗弄她。

        她却傻傻的,什么都不清楚的追问:“除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