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风云乔梁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418章 重大进展

第2418章 重大进展

        顾不得时间已经很晚,管志涛换上衣服,就通知司机开车过来接他。

        前往市里的路上,管志涛拿着手机沉思着,陡然又觉得自己这么去找徐洪刚有点不大妥,他现在虽然已经抱上了徐洪刚的大腿,但只是刚进入徐洪刚的圈子,跟徐洪刚的关系还没到那份上,这个时候他直接去找徐洪刚不大合适,还是得先去找蒋盛郴,毕竟他和蒋盛郴关系亲密,他相信蒋盛郴会帮他的。

        心里想着,管志涛拨通了蒋盛郴的电话。

        蒋盛郴作为市中区的書記,最近已经开始有小道消息传出他即将进入市班子,因此,蒋盛郴在市里的地位也是跟着水涨船高,最近连应酬都多了很多。

        管志涛给蒋盛郴打电话时,蒋盛郴还在外面喝酒,接到管志涛的电话,蒋盛郴接起来就问道,“志涛,这么晚什么事?”

        “蒋書記,您休息了吗?我有急事找您。”管志涛说道。

        “我还在外面,你现在人在哪?”

        “我在去市里的高速路上,晚点到市里。”

        “那行,你到了再给我打电话,我在酒店等你。”

        听到蒋盛郴的话,管志涛轻吁了口气,挂掉电话后催促司机开快一点,这个点高速上也没啥车,司机加大了油门。

        12点多的时候,管志涛赶到了市里,蒋盛郴正在酒店的商务包厢里等着管志涛,看到管志涛后,蒋盛郴笑问道,“志涛,你这半夜三更的从松北赶到市里,到底是什么急事?”

        “蒋書記,小昌被市纪律部门带走了。”管志涛说道。

        “昌振明?”蒋盛郴疑惑地看了管志涛一眼。

        “对。”管志涛点了点头。

        蒋盛郴闻言眉头皱了起来,他和管志涛也算是老搭档了,对方在区里担任了几年的副書記,一直都唯他马首是瞻,是他的铁杆支持者,而蒋盛郴对管志涛也算是知根知底,这会无需管志涛多说,蒋盛郴也都能猜到管志涛在担心什么,对方显然是怕市纪律部门查处昌振明会牵扯出自己。

        思虑片刻,蒋盛郴问道,“昌振明是因为什么事被市纪律部门带走的?”

        “这个我还没搞清楚,我刚刚在来的路上也在找朋友跟纪律部门的人打听。”管志涛说道。

        “啧,但凡是牵扯到纪律部门的,都让人头疼。”蒋盛郴砸了砸嘴,要说当干部的最不愿意跟哪个部门的人打交道,那非纪律部门莫属。

        “蒋書記,就算昌振明有啥问题,他是属于市中区的区管干部,有问题也该是区纪律部门来查嘛。”管志涛这时说了一句。

        蒋盛郴听到这话,瞅了瞅管志涛,对方这么说,蒋盛郴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人已经被市纪律部门带走了,就怕咱们区纪律部门也没办法把人要回来呐。”蒋盛郴为难道,他倒是可以示意区纪律部门插手这事,但问题是区纪律部门作为市纪律部门的下级机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跟市纪律部门叫板。

        管志涛无奈地笑笑,这会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蒋盛郴,蒋盛郴要是不出面,靠他自己就更难了。

        “这样吧,明天我跟徐市长提一下这事,让徐市长给市纪律部门施压试试。”蒋盛郴一脸头疼地说道,管志涛的事他也不能不管,只能先这样安抚管志涛。

        “蒋書記,谢谢您了。”管志涛感激地说道。

        “客气什么,咱们之间没必要这么见外。”蒋盛郴挥挥手,顿了顿,又道,“志涛,关键还是得搞清楚昌振明是因为什么事情被市纪律部门带走的,不然你啥事都不知道的话,这样会很被动。”

        “蒋書記,我明白,我会打听清楚的。”管志涛点了点头,眼神闪烁了一下,来的路上,他的心里其实有所猜测,只是他也不好跟蒋盛郴明说。

        两人又聊了一会,蒋盛郴道,“志涛,时间不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有啥事咱们明天再沟通。”

        “好。”管志涛点点头,蒋盛郴这么晚还愿意抽时间见他,管志涛知道对方已经给了他极大的面子。

        送蒋盛郴上车离开,管志涛旋即又给陈鼎忠打电话。

        “管县长,这么晚您还没休息?”陈鼎忠接起电话就问道。

        “休息个屁,小昌被市纪律部门的人带走了。”管志涛气恼道。

        “啊?”陈鼎忠大惊,“管县长,这是啥时候的事?”

        “就今晚刚发生的事,你现在在哪?咱们见面聊一聊。”管志涛说道。

        “我在家呢,管县长,要不咱们现在去天峻盛景那碰面?”陈鼎忠说道。

        “行,就去那。”管志涛点了点头。

        坐车来到天峻盛景小区,管志涛之前收藏的那些名酒虽然转移了,但其实还是在小区里,只是转移到了另一套房子,那是管志涛让朋友代持的房子,老话说的好,狡兔三窟,管志涛单单在天峻盛景这个豪宅小区就以他人的名义暗中持有三套房子,管志涛这会来到自己藏酒的房子,自个先打开一瓶酒闷闷喝了起来。

        管志涛过来之后,没一会,陈鼎忠也到了,一进门,陈鼎忠就急切地问道,“管县长,到底是怎么回事,昌局长怎么会被市纪律部门带走了?”

        “我怀疑是跟你那烂尾楼的事有关。”管志涛沉着脸道。

        “这……”陈鼎忠愣住,纳闷道,“我那房地产公司都注销半年多了,怎么会突然间出事呢?”

        “这只是我的怀疑,现在还不确定,但我有很大把握就是因为这个事而起的。”管志涛目光阴鸷,“从阮明波到市纪律部门检举咱们俩的事后,市纪律部门就盯上我了,小昌被带走,我怀疑就是冲着我来的,而你那烂尾楼的事,正好成了他们的突破口。”

        “管县长,那现在怎么办?”陈鼎忠看着管志涛。

        “唉,我刚刚才去找了蒋書記,蒋書記说他明天会跟徐市长提下这事,看能不能通过徐市长给市纪律部门施压。”管志涛叹了口气,眉头拧得老高,“但我们也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这上面。”

        “管县长,这事是不是都是市纪律部门那个乔梁在针对您?”陈鼎忠问道。

        “也算是吧,乔梁现在是市纪律部门的常务副書記,主持市纪律部门的日常工作,这事肯定是要经过他点头。”管志涛点头道。

        陈鼎忠闻言目光一闪,道,“管县长,要不把乔梁做掉?”

        “老陈,我说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要做掉谁。”管志涛无语道。

        “我就是这么一说,事情没到最坏的地步,我肯定不会那样做。”陈鼎忠干笑道,他并没有跟管志涛说他已经做了两手准备。

        两人一时都沉默起来,陈鼎忠眼珠转动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管志涛开口道,“老陈,这样下去,我们会很被动呐。”

        “都怪阮明波那个混蛋,要不是他去市纪律部门检举,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陈鼎忠说道。

        “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了,关键是要怎么应对眼前的难关。”管志涛忧心忡忡地说道。

        “管县长,您也别太着急,我相信那句话,车到山前必有路,不会有事的。”陈鼎忠安慰着管志涛,又道,“再说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真把咱们逼急了,别怪咱们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听到陈鼎忠那么说,管志涛瞅了对方一眼,没说什么。

        一夜无话。

        次日,乔梁来到办公室,忙了一会事情后,乔梁打算亲自将纪律部门今年的年度总结报告给吴惠文送去,到了吴惠文那后,乔梁才知道吴惠文去了省城黄原。

        拿出手机给吴惠文打了个电话,乔梁才知道吴惠文此行去黄原的目的,一来是因为年底了,吴惠文去跟省里的主要领导进行述职,二来也是跟市里的一些人事调整有关。

        当前江州市市一级层面的主要领导虽然差不多都调整完了,但还有个别重要岗位空缺着,譬如市检的一把手人选目前还没有定下来,乔梁隐隐知道徐洪刚也在运作这个事,所以吴惠文一直在跟省检以及省里的领导沟通这事。

        既然吴惠文没在,乔梁就把报告交给委办的工作人员,让工作人员等吴惠文回来了再送到她办公室。

        回到自己办公室,乔梁屁股还没坐热,手机响了起来,见是苏妍打来的,乔梁眉头皱了皱,不想接吧,又怕苏妍待会直接跑过来找他,犹豫了一下,乔梁还是接了苏妍的电话。

        “乔梁,你在干啥呢,接电话这么慢。”苏妍开口就质问道。

        “瞧你这话说的,现在是上班时间,我当然是在忙了,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清闲?”乔梁没好气地说道。

        苏妍听了也没深究,转而问道,“乔梁,我的事办得如何了,有啥眉目没有?”

        乔梁闻言,不由撇了撇嘴,他就猜到苏妍给他打电话是要问这事,对方现在一门心思想要调到委办,似乎也笃定了自己能帮她,还真赖上他了。